ad
ad
ad

一个幻想和修养

小说漫画 无标签
0 485

在一个魔法、龙和其他超自然生物存在的世界里,米罗是一个十六岁的孤儿,和他的部落一起生活在蒋海的丛林里。他不知道的是,他并不是部落的血脉成员,而是被他的母亲和鲁道在丛林中发现的。这个部落的人的名字只有两个音节。米洛已经学会了萨蒙普赖部落的技能,包括变形、身体增强和魔药制作。

在他的家族被三人联盟洗劫一空后,米洛只剩下一个选择。冒险进入新世界。米洛将不得不冒险前往异种学院,以提高他的魔法技能。

清海茂密的丛林里,弥漫着一种近乎神秘的气氛,参天大树高耸,灌木丛中回荡着动物的杂音。厚厚的树冠将阳光过滤成散射的金色光束,在森林地板上投下斑驳的阴影,而藤蔓缠绕在树枝上,呈蛇形图案。空气中充满了湿气,散发着潮湿的泥土气息和异国花朵的芳香。

“你能听到他们吗,米洛?”一个声音从阴影里低声说。“他们越来越近了。”

迈洛站在树叶中,他锐利的绿眼睛扫视着树梢,专心地听着丛林里的声音。十六岁时,他已长成一个精干而敏捷的年轻人,行动起来像丛林中的猫一样优雅。他自信的举止和磨练出来的本能受到了部落长老们的智慧的磨砺。他感觉到了丛林的脉搏在他的血管里,就像一个有生命的,有呼吸的实体,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耐心点,卢多,”米洛回答,他的声音在树叶的沙沙声中几乎听不见。“他们来了我们就知道了。”

当他说话时,米洛蹲下身子,肌肉紧绷得像弹簧一样。他皮肤晒黑,汗水闪闪发光,而他那坚韧的身体却留下了无数为保卫他的人民而战的伤疤。虽然他在丛林中的成长使他在边缘地区变得粗糙,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内心充满了好奇心。他渴望更多地了解他的真实出身和超越蒋海的世界,尽管在每一个阴影中潜伏着危险,他还是向前迈进了一步。

“你母亲把你教得很好,”卢多若有所思地说,他灰白的脸因为骄傲而变得柔和了。“她绝对为你现在的样子感到骄傲。”

米洛停了下来,他的思绪转向了内心,因为他想到了那个在鲁多身边抚养他长大的女人。虽然她是一个勇猛的战士,但她的触摸一直很温柔,用爱和耐心引导他,教导他他们族人的生活方式。她微笑的形象使他感到温暖,即使敌人逼近的威胁使他脊背发凉。

“希望今天妈妈的课对我有用。”米洛喃喃地说,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决心。“我们不能再输给联盟了。”

“确实如此,”卢多眯起眼睛表示同意。但我们有他们没有的东西萨蒙普赖部落的力量。有你的领导,我相信我们会胜利的。“

米洛点点头,为即将到来的战斗而努力。当入侵的敌人的声音越来越大时,他感觉到熟悉的魔法从他身上流过,他与丛林的联系,以及他的部落给了他力量。最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准备迎面面对挑战,他知道胜利或失败将取决于他在未来的时刻的行动。

在清海丛林的深处,萨蒙普拉部落仍然隐藏在外人的视线之外。几代人以来,他们都是在巨大的树木的阴影下磨练他们的魔法技能,这些树荫覆盖着翠绿的藤蔓。部落的魔力和丛林本身一样古老而神秘,起源于原始的力量,统治着浩瀚的荒野中的生

“集中注意力,米洛!”一个声音喊道,把他震回到了现在。

“对不起,卢多,”米洛回答,他锐利的绿色眼睛盯着年长的部落人。

“很好。“现在,记住我教你的关于我们魔法的三个主要方面,”卢多指示道,他的声音坚定而鼓舞人心。变形,物理增强和魔药酿造。每一项技能对我们的生存都至关重要。”

“好的,”米洛点点头,感觉到那股熟悉的能量在他的皮肤下跳动。他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准备展示他的神奇力量。

当米洛专注于他与部落古老魔法的联系时,周围的空气似乎充满了期待。瞬间,他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他精瘦、敏捷的身体变成了一只光滑、强大的黑豹。他的皮毛像夜晚一样黑闪闪发光,他的眼睛像宝石一样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好极了!”鲁多称赞道,看着潘瑟-米洛迅速行动起来,毫不费力地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只有丛林中的掠食者才能拥有如此敏捷的身手。当黑豹优雅地穿过树冠时,树叶在上面轻轻地沙沙作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它经过了。

“记住,米洛。”卢多继续说,尽管两人之间隔着一段距离,但他的声音仍然传递着他们之间的魔法纽带。“我们的变形能力使我们与丛林融为一体,使我们能够侦察敌人的行动并收集重要信息。”

随着最后一次强有力的跳跃,米洛静静地落在地上,他的黑豹形态在他恢复到人类形态的过程中融化成了薄雾。他抬起头来看着卢多,额头上冒着汗珠,眼睛里却闪烁着决心的光芒。

“很好,”卢多赞许地点了点头。“你和我们部落的魔法联系很紧密。但不要忘记我们力量的其他方面。物理增强将帮助你忍受战斗的艰辛,而我们的药水可以治疗伤口和削弱我们的敌人。”

米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到自己的责任落在肩上。联盟逼近的威胁就像暴风云一样笼罩着他们,但他知道,在他的指挥下,萨蒙普拉部落拥有强大的魔法,他们面临着战斗的机会。

“谢谢你,卢多,”米洛平静地说,他的目光盯着地平线,太阳从树冠下落下。“我不会让你和部落失望的。我保证。”

“很好,”卢多回答,把一只老茧的手放在米洛的肩膀上。“现在,让我们为前面的事情做好准备。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时间不等人。”

米洛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他那刺眼的紫色眼睛凝视着丛林的中心。空气中弥漫着动听的动物声音,伴随着树叶的轻柔沙沙声。他能感觉到从路多的火中散发出的温暖,当灰熊的长者搅动着一种冒泡的药水时。

“你妈妈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卢多一边说,一边抓着他蓬乱的胡须。“她一直在外面寻找联盟的迹象。”

米洛点了点头,想起了他第一次见到卢多和他母亲的那一天。他是在茂密的灌木丛中被发现的,裹在一条破烂的毯子里孤独地被遗弃了。尽管在危机四伏的荒野中抚养一个孩子有很多危险,他们还是收留了他,视他如己出。

“再告诉我一遍,卢多,”米洛问,声音里带着一丝渴望。“你怎么找到我的?”

当他回忆起那一天的命运时,路多聪明的眼睛变得疏远了。“我们在追踪一只一直在恐吓部落的黑豹时,我们偶然发现了你的小身形,藏在树根和藤蔓之中。”

“即使在那时,”他继续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你身上有种东西告诉我们,你很特别。你母亲坚持要我们带你回部落,尽管有风险。她知道你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仿佛被记忆所召唤,米洛的母亲从阴影中出现,她轻盈的身体上装饰着部落纹身,这表明了她作为一名战士的能力。她的脸很凶猛,但她轻轻地抚摸着米洛额头上浸透汗水的头发。

“有什么消息吗?”路多问,关切地把线条刻在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

“还没有,”她回答,在儿子身边坐下。但我们必须保持警惕。联盟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米洛握紧了拳头,一声沮丧的咆哮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放过我们我们什么都没做!”

“权力总是寻求更多的权力,”卢多轻轻地说,把一只让人安心的手放在米洛的肩膀上。但请记住,我的孩子,我们有他们没有的东西我们部落的力量和团结。“

米洛闭上了眼睛,从这两个把他当自己人养的人身上得到了安慰。他知道,无论前方有什么,他都会在萨蒙普赖家族的爱和支持下面对。

“谢谢你们两个,”米洛低声说,决心充满了他的胸膛。“我不会让部落失望的。我会为我们而战,不计代价。”

“很好,”母亲回答,声音里充满了自豪。“我们知道你会的,米洛团结一致,我们将抵御任何威胁。”

当夜幕降临丛林时,米洛感到一种新的使命感。他会准备好面对任何挑战,他会保护那些给了他家、目标和家庭的人。萨蒙普赖部落是他的生命,他会用自己的灵魂来捍卫它。

清晨的阳光透过清海丛林茂密的树冠,在森林地板上撒下斑驳的图案,米洛坐在一棵古树下交叉着腿。他闭上眼睛,呼吸平稳,专注于皮肤表面下的能量冲击。

“很好。”卢多的声音打破了沉默,温柔地提醒着他永远的指引。“感受你体内魔法的流动。不要强迫它,让它引导你。”

米洛点了点头,呼吸着潮湿的泥土和茂盛的植被的气息。他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小男孩,从鲁多和他的母亲那里学习萨蒙普赖部落的生活方式。他回忆起那些练习变形的时光,在磨练自己的技能时,轻松地变成各种各样的动物。他想起了魔药制作的课程,想起了第一次成功调制出增强体能的混合物时的自豪感。

“你和大自然的联系很紧密,米洛,”他的母亲曾经告诉他,她的眼里充满了温暖。“这是我们最大的天赋,它在你的血管里流淌着。”

米洛睁开眼睛,呼出一口气,感觉到周围丛林的力量。他的成长并不容易;丛林中的生活是无情的,他在很小的时候就懂得了生存的意义。但这也让他深深体会到生与之间微妙的平衡,以及自然界的美丽。

“永远不要忘记你来自哪里,我的孩子,”卢多经常提醒他。“我们的力量在于我们与土地的联系,以及与彼此的联系。”

“当然,”他回答,露出一个让人放心的微笑。迈洛在准备行动的时候,把注意力集中在他周围丛林的感觉上脚下潮湿的地面,头顶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以及空气中弥漫的危险气息。

以专家精确,米洛利用他的神奇能力,通过敌人的防御,确保及时交付解药。最后,萨蒙派部落取得了胜利,他们的家园和生活方式得以保留。

当他们庆祝他们辛苦得来的胜利时,米洛不由自主地感到对未来的期待。他们所面临的挑战只是个开始,他知道他与部落的独特联系以及他们的魔力将在未来的战斗中发挥关键作用。与路多和他的母亲在他身边,米洛感到准备面对的未来,无论是为他自己和桑普拉伊部落。

密洛静静地从灌木丛中滑过,茂密的绿色丛林顶篷高高耸立在米洛的上方。露珠在宽阔的叶子和藤蔓上闪闪发光,就像晨光穿透树木一样。这是他的地盘。他熟识每一个岩石和树枝。

在前面,他看见卢多盘腿坐在一个宁静的池塘边,闭着眼睛沉思。卢多的皮肤起了波纹,从他平常的青铜色变成了斑驳的绿色,使他与周围的树叶融为一体。他的变形天赋一直让米洛惊叹不已。

“想换个新造型吗,卢多?”米洛从灌木丛中走出来时打趣道。

卢多的眼睛猛地睁开,当他们落在米洛咧着嘴笑的脸上时,眼睛眯了起来。“非常有趣。我在为今晚的狩猎练习伪装,”他生气了。

“省省力气吧。以你的隐形能力,你可以偷偷接近美洲豹,”米洛说。

他深情地搂着卢多的肩膀,然后向他们村子的中心走去。村子坐落在高大的木棉树之间。他已经可以闻到香料的味道,听到部落里的人们在准备每天的食物时热烈的交谈。

家了。这里是家,这些人是家人。现在,这已经足够了。

这个吊坠意味着你是奥秘之一,”卢多严肃地说。强大法师的古老血脉。“

米洛的手指弯曲在他脖子上的垂饰。“但是我母亲。”

“娜莉爱你就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卢多温柔地说。但她知道你注定要做更多。“

米洛的脑子里翻腾着各种想法。他的魔法能力超越了他的部落成员。现在一切都说得通了他就是奥秘。

但他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面对命运。他只是一个失去了一切的丛林男孩。

“FAE学院可以帮助你发展你的能力,”卢多继续说。“你终于可以找出你的真实出身了。”

米洛的思绪飞快地掠过。如果他去了学院,他能为他的部落报仇,夺回他们失去的东西吗?这能帮他揭开他真正的身世吗?

他抬头看了看卢多,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是唯一的出路。“我走了联盟很快就会离开。这是我保护你的方式。”

陆多点了点头。

迈罗咬紧牙关,下定决心。他会尊重部落的记忆。“我要去学院,”他宣布。

路多抱着米洛的肩膀,眼睛里充满了骄傲。米洛收拾了他那贫乏的东西,最后一次看了看他被摧毁的家。然后,他进入了未知的地方,走向了异种学院和他的命运。

米洛慢慢地穿过萨蒙普赖村的废墟。他对周围的破坏感到心痛。就在昨天,这些简陋的小屋还充满了生机和欢笑。现在只剩下灰烬和回声。

他发现一条熟悉的编织毯子躺在瓦砾中撕破了。他跪在地上,轻轻地把它捡起来,用手指划过磨损的边缘。这是他母亲的,她自己织的,花了很长的晚上仔细地把五颜六色的纤维编织在一起。米洛紧紧抓住它,呼吸着鼠尾草和柠檬草的残留痕迹他母亲的气味。

“我很抱歉,妈妈。”他低声说,热泪从脸颊上流下。“我没能保护你。”

悲伤快要把他压垮了,但他粗暴地抹去了眼泪。他现在必须坚强起来。为了她。为他们所有人。

米洛站起身来,小心地把毯子折好,放进背包里。他将永远带着他母亲和他的人民的一部分。

他转过身,走近了附近一小群幸存的村民。他们的脸上刻满了悲伤和疲惫,但当米洛加入他们时,他们还是勉强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虽然我们人数不多,但我们的心仍然很坚强,”米洛说,他的声音坚定而清晰。“我们会重建。我们会忍耐。”

村民们点点头,有些人伸出手来握住米洛的手,或拍拍他的肩膀。他在他们身边长大,笑着和他们的孩子们一起打猎。他们是一家人,不是受血缘的束缚,而是受社会的约束。

米洛把背包扛在肩上。“我的道路现在带我离开,但我发誓我会回来。联盟会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他的话充满了信心。

村民们喃喃地表示同意。“你的旅程才刚刚开始,米洛,”阿玛拉说,他小时候经常照看他。“带上我们的祝福吧。”

米洛低下头,然后转身向丛林走去。他在树林边停了下来,最后长时间地看了一眼他的人民的脸,记住了他们。

“我会让你骄傲的,”他轻声发誓。然后,他耸起肩膀,大步走到树荫下,准备好面对前方的一切。

米洛迅速而安静地穿过丛林,经过了这么多年的走过,这条路现在已经很熟悉了。异国鸟的叫声和上面树冠上猴子的叫声让人感到安慰,这提醒我们,即使在悲剧发生后,生命依然存在。

迈洛一边走,一边想到了神秘的异种学院,他希望能在那里揭开自己身世的真相。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听说过关于它的传说一个隐藏在银峰迷雾深处的古老研究所,那里是王国中最强大的法师的家园。他们接纳那些拥有天生魔法能力的人,训练他们磨练自己的天赋。

米洛的部落拥有一种深厚的、基本的魔法,可以让他们变形,与自然融为一体。他想知道学院会教他什么神秘的技能。更重要的是,他过去的哪些秘密可能被埋在墙里?

蜿蜒的丛林小路突然停在一个陡峭的岩面上。米洛把他的手放在苔藓的石头上,感觉到内在发出的微弱的力量的嗡嗡声。

“打开,”他命令道,岩石的脸被溶解,露出一个闪闪发光的入口。米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凝视着催眠的光和颜色的漩涡。这就是门槛--一旦他跨过门槛,就无法回头了。他的旧生活消失了,他的家化为灰烬。剩下的只是未来。

米洛下颚坚定,大步走进大门。一阵灼热的光,一种胃的眩晕感,然后.他就完了。丛林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笼罩在迷雾中的一望无际的群山。耸立在一座陡峭的山峰上的是一座雄伟的城堡,高塔在空中掠过。

异种学院。米洛已经到了。

https://www.qasgk.com/list-1748-1.html

楼主签名:免费相亲网婚姻恋相亲交友-交友相爱苹果减肥旅游jiaoyou
回帖
拖动滑块验证
»
回复列表

    文章列表类的广告位

    My title page contents My title page contents html> My title page contents
    4D85E9C88FC8F760BEC971BB220D74DD
    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