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ad
ad

符文教授归来

小说漫画 无标签
0 532
生命是一种货币,诺亚瓦因斯很富有

转世到一个中毒的魔法学校教授的身体里,诺亚得到的不仅仅是第二次生命机会。每次他死的时候,他的身体都会改变。有了无穷变幻的符文魔法去发现,成为痛苦的灵魂创伤,而不是最后的结局,诺亚终于有机会再一次漫步于活人的土地上。

而这一次,他打算变得足够强大,以确保他再也不必在来世等待。

诺亚·瓦因斯发现,并不是他所期待的。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特别虔诚的人,但他一直认为有某物那是之后。

他很高兴地发现,的确有某物.

他不太高兴地发现某物需要排队。很长很长的队伍更糟糕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没有任何介绍。他甚至会满足于一段入职视频。

反,他发现自己站在另一个男人的身后,像他出生那天一样赤裸着身子,慢慢地向的东西。唯一存在的就是无聊。他们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有更多的人排成一行,蜿蜒穿过空旷的空间,站在微弱的、半透明的能量路径上。时间过去了至少,诺亚觉得时间在流逝。他没办法确定。

好几次,他都想找人聊聊。每一次,他都决定不去。就是感觉不对。也许这是死亡带来的。不过,这确实给了他一点自我反省的时间。

不幸的是,他反思的东西并没有让他觉得特别伟大。他会很乐意到达来世不管是什么带着一点值得骄傲的东西。数以千计的成功学生,或者可能是一个可爱的妻子和孩子。

他还没走到那一步。诺亚有四年的教学经验,还有一个毫无用处的大学学位,但这几乎让他得到了这份工作而这份工作迫使他的同事们不得不请病假这样他才能付得起医药费。

上帝,不管有多少种,我希望这些孩子有一个好的开始他们的生活。他们活该。

队伍一点一点地前进。时间拉长了。它过去了,但诺亚是多么的不确定。几百年了。数千人。他不再确定。唯一能真正陪伴他的是他自己的声音,在他心灵的沉默中回响。

他只是站着,每当他面前的灵魂动起来的时候,偶尔也会跨出一步。

世界变了。

诺亚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但是,前一刹那,他站在一条条直线上,漂浮在无限的虚无之中,第二次,他的双脚踩在坚实的地面上。所有的线都集中在一个点上,在那里一个高大的女人高耸在他们之上。在她身后是一个巨大的湖,湖水闪烁着银光。

不像其他人,她穿衣服。美丽的丝绸从她的身上垂下来,像彩带一样在她周围跳舞,但她身上或身边的任何东西都比不上这个女人自己。她完美到了这样的程度,诺亚唯一的情感就是恐惧。毫无疑问,她不是人。

排队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向她走来。他们停了一会儿,好像在进行无声的谈话。然后他们继续往下走,走进湖里,把手伸进湖里。他们把银色的液体举到嘴唇上,消失了,变成了一道白光。

这条线还在继续。诺亚还没来得及真正处理,他就站在这位美丽的女人面前。当他们闭上眼睛时,他周围的时间冻结了。

“诺亚·瓦因斯。”她说,仿佛从某种无形的提示中读出了什么。“死的时候才二十六岁。你对你的84个学生来说是个有影响力的人物。许多人为你祈祷。好好过的生活。”

“我—你是神吗?”诺亚问,这是他后第一次开口说话,他立刻开始咒骂自己。

“我是复兴,众多转世女神之一,”她回答,看起来对这个问题有些厌烦。“你已经被选择转世到一个更高的层面。喝下这口生命之水,在失去你当前生活的记忆时,继续你的下一个生活。一个适合你的身体很快就会诞生。”

“等等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吗什么都没有?”

她张开嘴回应。然后时间突然回到了运动中。数千道黑色的光像流星一样划过虚无。诺亚敬畏地抬头看着他们,嘴巴歪着。

第一颗星星撞上,落在离诺亚只有一小段距离的人群中。它摧毁了他们,砸穿了地板,把巨大的碎片卷到了虚无中。

当更多的星星落下时,巨大的隆隆声震动了地面,每一颗星星都把宁静的景象撕成碎片。更新举起了她的手。一朵美丽的粉色花在她面前绽放,不一会儿,一股黑色的能量就扑面而来。

它碾碎了那朵花,险些错过了“再生”。更多的星星继续在诺亚周围下大雨,但他无法移动。他所能做的就是看着他们撕碎他周围的其他灵魂,把他们撕成碎片,或者让他们陷入虚无之中。

一声刺耳的吼叫在空中回荡。当一支锯齿状的黑色长矛从她的肩膀上喷出时,她的恢复摇摇欲坠。她周围的空气中形成了裂缝,一团嘎吱作响的物质从里面渗出,像污泥一样倾泻到地面上。

尖叫的脸从里面冒了出来,好像他们正紧张地想要逃离冒泡的咕噜声。它上升了,形成了一个男人的大厅形状。他挣脱了“再生”的长矛。

“我终于找到你了,更新,”那人说,他的低语中充满了嘲弄的语气。我美丽的花儿。“

更新的脸一动不动。她向那人伸出一只手。一束灿烂的能量从她的手掌中爆发出来,灼烧着他。一千个声音在痛苦中尖叫说着,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胸口。黑色的液体顺着他的身体流到银色的池子里,污染了它。

另一颗流星撞在诺亚旁边的地上,从他的幻想中猛击而出。他一个人也看不见了。他曾经如此接近“再生”和那个可怕的人,以至于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受到破坏,但是没有一个天才能告诉我们,坚持在神之间战斗是个糟糕的主意。

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生命之水。他抬头看了两个人一眼,但两个人都没有注意。诺亚挣扎着站起来,向前扑去。那人转过身来,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目光锁定了诺亚。

然后诺亚跳进了银池。他喝着酒,没等着看会发生什么事。它涌进他的喉咙,甜而甜。一种平静的感觉笼罩着诺亚,把他抱在舒适中。

刚才抓住他的恐惧消失了。他很安全。没什么好怕的。重要的是继续他的下一段生活。他的过去没有

诺亚退缩了,因为有什么苦涩的东西击中了他的舌头。它刺穿和平,捆绑在他周围,像一根荆棘藤。他对凡人生命的残酷无情的回忆突然停止了腐朽,冲向他,随着恶心的味道一起塞进他的身体里。

然后诺亚走了,一道光划过宇宙。

在一张黑色的画布上,世界在他面前展开,呈现出一片模糊的色彩。他在无尽的黑暗中疾驰而过,脑子里一片混乱,他试图理解眼前闪现的幻象。时间成了一个陌生的概念。对诺亚来说,存在变成了他经过的舞动的形状和宇宙。

但是,正如所有事情都必须的那样,一切都结束了。如果他有身体状况的话,他就会感到胸部的剧烈跳动。沉闷的疼痛是他第一次感觉到--嗯,诺亚不确定。一段时间。

画面在他面前绽放,不再是飞逝的世界或星星,而是一望无际的绿色田野和巨大的山脉。有海洋那么大的湖泊和地下深处错综复杂的洞穴系统。敬畏充满了他的存在,他通过新的世界,他的意识溅射,因为它试图完全重新点燃。

在最短暂的一瞬间,诺亚发现了两只巨大的爬行动物的眼睛,从星空中俯视着他。然后他走了,越来越低到地球表面。一股微弱的拉力把他拉进了一个村庄,他滑过了一座小房子的木板。

一个女人躺在床上,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在她面前哭泣。她的容貌是一种宽慰和痛苦的混合体,但诺亚并没有长时间地检查它们。警察拉着他,把他拉向孩子的身体。

他下来了,擦了擦那哭闹的男孩的脸一会儿。绷紧的带子包裹着他,在他全身散发着痛苦的光芒。不到一秒钟,他就被拉走了,又一次横扫了整个星球。

又有几次,诺亚被拉到出生的场景中,他漂浮的身体试图融合,但失败了。这种紧张感越来越强,到了他几乎无法集中起迄今为止他所能想到的那些贫乏的想法的地步。

诺亚飞快地穿过一座有城市那么大的巨大城堡的高耸城墙。他从石头缝里钻出来,继续往前走,飞驰过森林和大平原。

他在一片被烧焦的黑树包围的小空地上停了下来。他们伸到他周围的空中,像枯乾的手伸向天空。令他惊讶的是,那里没有孩子。根本就没有母亲。一个油腻的黑发男人坐在一个小湖边的篝火旁。他的面容锐利,疼痛难耐。血液从他的胸部从一个很深的伤口里流下来。诺亚不是医生,但他很确定这不是人们离开的那种伤口。

几具毛茸茸的动物躺在他的周围。它们与猴子大致相似,但有着比地球上任何猴子都长得多的又大又突出的毒牙和爪子。它们的皮毛还在闷烧,身上都有四分之一宽的洞。

那人吃力地吸了一口气,在皮带里摸索着,掏出一个小葫芦。他用颤抖的手把蜡封在上面,把它举到嘴里,贪婪地从上面喝下去。

诺厄试图移动,但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所能做的就是漂浮着看着。人肚子上的伤口起了波纹,冒了泡。一股股的肉和器官伸了出来,重新连接在一起。

男人又去喝了一杯。他的动作进行到一半就停了下来,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因为他抓住了自己的喉咙。瓶子从他手中滑落,掉在地上,液体从瓶口溢了出来。

诺亚的肚脐被猛地一拉。就在诺亚被拽到他身体里的时候,那人抬头看了一眼。冰冲过诺亚。感觉就像他被扔进了冰冷的大海。

一声尖叫在他的脑海中裂开了,但后来他才意识到那不是他的声音。诺亚吸了一口破烂的、绝望的喘气声而且效果很好。

诺亚冻僵了。他慢慢地伸到脸上,按在皮肤上,而不是幽灵般的外质。他拍了拍自己,开始慢慢,然后跳起来。他的脚落在一片血淋淋的泥巴上,他的脚掉了下来,砰地一声摔到了他的背上。

痛苦从他身上闪过,但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诺亚飞快地爬到湖边,朝湖边窥视着。向后看的是那个人的身体,但没有留下他的伤痕。

“天上诸神。”诺亚喃喃道。他的头一阵抽痛,做了个鬼脸。他又用手抚摸着自己,以确保自己还能感觉到。“我还活着。我还活着!”

诺亚爆发出歇斯底里的大笑,扇了自己一巴掌,只是因为他可以。他又有了肉体。诺亚在湖边缩成一个小球,笑个不停,直到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他还活着。

比赛结束了,带来的欢乐情绪大大减少了。

“我以为我会失去所有的记忆,获得重生,”诺亚盯着自己苍白的一只手说。从他嘴里冒出来的声音不是他的,虽然和他的声音没什么不同。“这两件事好像都没有发生过。”

一想到袭击“再生”的可怕生物,他就不寒而栗。不管是什么,他再也不想看到它了。但是,可能更糟的是,有人在他的…之前就住在这具身体上。到达了。

“我是不是了人还是我只是看着他们被杀然后利用这一点?” 诺亚问自己,紧张地咽了咽口水。他爬到那人喝过酒的葫芦边,把它捡了起来。

一小块羊皮纸用粗花呢布绑在它的嘴唇上。令诺亚吃惊的是,尽管他清楚地知道上面的字不是英语,但他还是能很好地读出上面的字。

谢谢你所做的一切凡尔米尔法师。我希望这个治疗药水能帮到你。

显然,这个人的一些记忆还在他的脑海中回荡。这可能解释了剧烈的头痛。有东西刺进了他的胸口。诺亚伸出手来,拿出一枚小小的金属徽章,上面写着马格斯·维米尔是从他夹克上的一个槽里刻出来的。他做了个鬼脸,把它塞进裤子口袋里。

从那人临前的表情判断,诺亚非常确定这瓶药水不仅仅是治好了他的病。看起来,它对他的杀伤力更大。

不管这家伙是谁,他肯定树敌不少。

“真倒霉,伙计,”诺亚咕哝道。“不过,当你习惯了这句话的时候,这句话也不算太糟。希望下次你过得更好。“

他迟疑地嗅了闻。葫芦闻起来像蜂蜜和肉桂。诺亚小心翼翼地把葫芦放回地上,确保不把葫芦的任何东西洒在自己身上。仅仅因为它似乎不再影响到他,并不意味着如果他对自己有更多的影响,它就不会再起作用了。

诺亚在研究一只去的猴子时说:“这当然不像地球上的猴子。”现在他有了一双真正的眼睛要看,他甚至更加确定。猴子的眼睛是血迹斑斑的,它的皮毛太厚了,可能是盔甲。除了怪物,没有别的词来形容它。

他用颤抖的双腿站着,把自己从地上推了起来。奇怪的是,诺亚并没有感到惊慌或恐惧。当他排队等待来世的时候,他已经花了足够多的时间来接受自己的生活。

如果神真的存在,不难推断怪物也存在。更重要的是有什么东西严重地伤害了诺亚身体的前主人,他不确定那东西是否还在身边。

诺亚脑海中闪现出一幅高耸的毛茸茸的群像。他停顿了一下,试图把它带回来,但记忆已经消失了这肯定不是他的记忆。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诺亚揉着眼睛,喃喃地说。“这就是那个在我找到他之前捅伤他的东西吗?我希望不是。我不想靠近那东西。”

一个黑影掠过诺亚的头顶。他低头盯着它,它越过了他,远远地进入了营地。他的嘴唇抿得紧紧的。“啊当然了。在我身后。”

他转过身来,与他所见过的最胖最丑的猴子面对面。这个怪物身高几乎是他的两倍,有着细长的手臂,手臂末端是不成比例的长爪手。

它的眼睛又小又有珠子,尖牙从嘴里向四面八方伸出。如果有人吃了一只疯疯癫癫的猩猩,把一颗额外的牙齿塞进它的嘴里,然后把它的脸塞到墙上六次,那可能就是它的母亲了。

“你好,”诺亚说,一边绝望地试图挖掘他对地球的旧记忆,一边低下目光,回忆当一个人遇到一个捕食者时该做些什么。避免微笑。不要眼神接触。握手要坚定,说话要有信心。

等等,最后一个可能是为了面试。LinkedIn上的文章并没有让我做好准备。我不认为

猴子尖叫起来。它那可怕的声音像一把生锈的锯子划破了诺亚的耳朵。他用手捂住头,转身飞快地跑开了。

去他妈的规矩。这是给熊的,不是那个该死的乡巴佬的儿子。

身后传来重重的撞击声,那只猴子追了上来,但诺亚不敢浪费时间回头看它一眼。他相当肯定它正在追上他,但空地周围参差不齐的树木可能会使它稍微慢一些。

从他的眼角,诺亚发现一个巨大的瘦瘦的爪子向他的头部飞奔,锯齿状的爪子在夕阳下闪闪发光。他惊慌失措。他的身体是自愿移动的。他的手举到空中,白色的线条在他面前的空中跳舞,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一阵风从他的手掌中吹了出来。它咬了猴子的爪子,在上面刻了一个很深的伤口,从怪物的嘴里拉出一声痛苦的尖叫。诺厄踉踉跄跄地走出了他的能量。他不敢相信地盯着自己的手,一时不知所措。

“我刚刚施了魔法。我可以做”

四只巨大的爪子狠狠地砸在他的头上,猴子的另一只手也朝他挥来,在他的身体上划下一道口子,把诺亚剩下的刑期砍得跟他的生命一样短。

这是他在这个新世界上的第一次但这将是他的最后一次。

猴子在胜利时尖声尖叫。没持续多久。最后一圈的风从诺亚麻木的指尖上跳了出来,刺进了它的喉咙,把怪物的头从它的身上切下来。诺亚的嘴唇上闪过一丝淡淡的笑容,尽管他们身后的血在冒泡。

“你活该。”他喃喃地说。

一种奇怪的温暖感涌上他的心头。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比以前更伟大了但诺亚没有时间去欣赏。

那一天死亡第二次带走了他。诺亚的灵魂从他的身体里滑了出来。他在上方盘旋了一会儿,但一股熟悉的力量开始在几秒钟之内将他拉走。

诺亚眯起眼睛,尽可能地记住周围的一切。拉力越来越大,然后他在森林里疾驰。诺亚集中注意力,盯着从他身边呼啸而过的树木,记下任何可以作为自己定位标志的东西。

几秒钟后,现实向他猛扑过来。冰冷潮湿的泥土压进了他裸露的后背,他的眼睛猛地睁开了。浓雾笼罩在他的脑海里。他的嘴唇又干又粘。诺亚做了个鬼脸,站了起来。

他赤身裸体。再一次

至少空地是空的。诺亚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空葫芦就在他的脚边,在他离开它的地方。当一个想法从他混乱的头脑中挤出来时,他的嘴唇微微皱了皱眉头。

“为什么我总是回到这片空地?”

他慢慢地转了一圈,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原因让他在这里而不是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改过自新。除了和他脚边地上的空葫芦,什么都没有。

葫芦娃。

诺亚眯起眼睛。他小心地把葫芦捡起来。它微微地晃动着,里面还残留着一点液体。他研究了一会儿。葫芦看起来当然没有什么特别的。

他扫视着地面,直到发现了蜡封。他把它捡起来,小心地把它推回原位。诺亚会喜欢有一条裤子挂葫芦从现在。

“好吧。你跟我走”诺亚喃喃地说。他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确定了他来的方向。然后他又出发了。有一条裤子等着他。

他第二次穿越森林的速度比第一次快。他没能把所有的东西都记住,但他已经记住了足够多的方位,可以回溯自己的脚步。过了好几个小时,他发现他的在地上,对面是一只同样死了的猴子。

尽管天气寒冷,诺亚还是咧开嘴笑了。他小跑着走到他的尸体前,剥光了衣服,穿上裤子,把葫芦绕成一个圈系在腰带上。他又一次慢慢地转了一圈。他脑海中的迷雾终于散去,让他重新好好思考。

不幸的是,枯的森林向各个方向延伸,直到他所能看到的为止。一排排烧焦的枯树静静地站着,等待一个永远不会来的将军。

这个叫Vermil的家伙到底在这里干什么?他想死吗他肯定有办法出去。然后就有那种感觉我杀猴子的时候得到的。那是什么?

没有回答。诺亚抿了抿嘴唇,然后耸了耸肩。站着不动更让寒气逼人,于是他又出发了。

诺亚继续了几个小时,但他很快意识到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尽管他看上去并没有变得更饿,但他已经开始厌倦了。这花的时间比诺亚预料的要长,但它的方法却是无情的。

就在诺亚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累了的几分钟后,他发现自己几乎无法拖着脚走过干燥的地面。他踉踉跄跄地走到一棵大树前,在这一带扫了一眼,看看身后是否有什么动静,然后他就蜷成一团,睡得不省人事。

诺亚不确定他睡了多久。当他的眼睛再次睁开时,太阳就挂在他的正上方。他做了个鬼脸,重重地眨着眼睛,慢慢地站起来,擦去了眼睛上的硬壳。他非常干渴,胃里咕咕直叫。

至少这次没人袭击我。

他调整了自己的方向,然后大步走开去寻找几乎任何东西,而不是无尽的树木。

时间过去了。诺亚也不太清楚。太阳在头顶上移动,但他不知道这个星球上的白天是否和地球上的一样长。挪亚胃里燃烧的空虚感每走一步就更强烈了,但他别无选择,只能置之不理。

当他走过时,树木模糊在一起。要么是森林变得越来越统一,要么是他太累了,以至于再也认不出森林的不同之处了。诺亚走路时心不在焉,差点撞上一只挂在他面前的树上的猴子。

诺亚在最后一刻抓住了自己。他设法爬上了怪物的背,它似乎还没有注意到他。他立刻举起手来。一片风从他们身上射了出来,直刺穿了怪物的后脑勺。它从树上掉下来,还没来得及发出响声,就

一股能量波在他的身体里荡漾开来,从他的脚趾开始,一直上升到他的头顶。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强烈的提神的感觉。诺亚的饥饿感减弱了,干裂的嘴唇也稍微湿润了一些。

诺亚呆住了,沉浸在这种感觉中几秒钟,然后它就消失了。他环顾四周,看看是否有其他猴子在该地区。当他发现没有的时候,他不确定自己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失望。

不知怎的,猴子似乎让我很满足。我猜是魔法。当我离开这个愚蠢的森林,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坐下来,弄清楚这一切是如何运作的。

在他继续前进之前,诺亚的眼睛看到了怪物的长爪子。他停了一会儿,然后跪在猴子旁边。他小心翼翼地拿起它的一只手,像拿刀一样握着一只爪子,在它的另一只手上磨出一只爪子。

这是一个血腥的、可怕的工作,最后他用腐臭的血覆盖了自己和猴子的大部分,但他终于成功地把它砍了出来,在痛苦的几分钟后,他不断地回头看,以确保没有什么东西在他身上。

爪子伸出来时,末端有一块手指长的骨头,这对诺亚很合适。他用手试了试它的重量,然后对自己点了点头。在他以前的生活中,他用过很多把刀——每一把刀都是用来做饭的,而不是用来捅人的。不过,这只爪子还是够锋利的。他穿过森林往回走,把在身后。

猴子回来了。诺亚把背贴在一个大树桩上,努力控制着自己惊恐的呼吸。在他到达被烧毁的森林几秒钟后杀死他的那个又大又瘦的怪物不知怎的就在他面前,他很肯定它一直在看着他的方向。

一切都进行得那么顺利。

我想除了走路什么也没发生。不过,没有什么比有什么更好。我也要算一算。

他算什么并不特别重要。真正重要的是那只大猩猩缓慢而沉重的呼吸声,因为它慢慢地靠近了。那头野兽粗粗地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品味他恐惧的气味。

诺亚的眼睛飞快地扫视着四周,寻找着任何可以隐藏或困住这个生物的地方。逃跑是不可能的。他已经收集了那么多。更糟的是,他把葫芦也带来了。他还不确定它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苏醒。如果猴子回来的时候还在的话。

诺亚的脊梁上一阵颤抖。他可能会一次又一次地被

他对自己要做的工作做了一个快速的心理检查。一个葫芦。他的书一条裤子。猴子的爪子。他,几乎没有忍住一声有趣的鼻息,否则马上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我几乎希望猴子的爪子在这一点上。

一声兴奋的叫声在干燥的森林中回响。诺亚退缩了,但什么也没发生。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猴子还没有做任何事情。虽然差一点。他能闻到它的毛皮的臭味,就像一种病态的甜土和一周前的粪便的混合物。

诺亚紧紧地抓住了他手中的爪子。他更加屏住了呼吸。

好吧。数到三。

三个。

两个。

诺亚从树后冲了出来,指尖吹来一阵风。猴子猛地站了起来,站在离他只有几棵树的地方。它朝他的方向转了一圈,尖叫着张开了嘴巴。

风刃刻在胸前,溅满了厚厚的鲜血。诺亚冲向怪物,它又恢复了原状。在他的脑海中,诺亚注意到了这一举动。和他的是同一个人。

他潜到一边,预测怪物的攻击。它的爪子划破了他站着的空气,他翻身站起来,向前冲去,用他的临时刀刺进了猴子的胸膛。

填充的毛皮比他预想的要难透得多。他的爪子有点深,但不够深。诺亚咒骂着,想要脱身,但在他看到下一次袭击之前,他就听到了。

他扑倒在地,但为时已晚。粗壮的爪子在他的背上乱抓,撕裂血肉,咬断骨头。诺亚痛苦地尖叫起来。他从身边抓起葫芦,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它扔到树上。

一只沉重的脚踩在他的头上片刻之后,他的身体从灵魂中挣脱出来。诺亚咆哮着,他幽灵般的身体被抛向空中,与肉体的联系被切断了。猴子抓住他的,把它举到空中,好奇地闻着。

能量聚集在诺亚的脖子上,把他拉进森林。向葫芦走去。一个小小的微笑掠过他的嘴唇,但也同样紧张。如果复活过程真的需要时间的话,猴子可能会在他还活着之前就找到他。唯一能知道的方法就是找出答案。他被猛拉向前,在猛然恢复存在之前,从几棵树旁疾驰而过。

诺亚猛然现身,僵硬起来,不让痛苦的呻吟逃离他的嘴唇。他脑子里的每一个部位都发出了强烈的抗议,恶心的情绪从他身上掠过,他几乎把自己吐出来了。

相反,诺亚滚了起来。他眯着眼睛,勉强能看见那只大猴子正在嚼着什么东西的背影。诺亚很确定那是他的一只胳膊。他握紧拳头,试图召唤他的魔法。

所有的反应是一种深深的,悸动的疼痛。诺亚咬紧牙关,蹑手蹑脚地向前走去,在接近怪物的过程中尽可能地悄无声息地移动着。他的匕首被丢弃在一旁。

他没有给自己思考的时间。他买不起。诺亚飞快地跑了起来,把剑从地上铲起来,带着他赤裸的荣耀向怪物飞去。它瞪大了眼睛,尖叫着,把他的胳膊甩到一边,扑向他。

诺亚认出了另一次袭击这一次,那次简直要了他的命。他向后滚去,勉强避开了巨大的爪子,因为它们在他上方的空气中雕刻。它后腿直立,把爪子举过头顶。

诺亚冲了过去,用刀刺进了胸口的伤口。他扭了扭刀刃,然后及时地扑到一边,以避免猴子头顶上的划伤。它的手一触地,他就向前冲去,把所有的重量都扔进匕首里。

当诺亚的肩膀撞到怪物巨大的胸腔时,有什么东西嘎吱嘎吱地响着。骨头松开了,匕首打得更深,刺进了猴子的心脏。它颤抖着,诺亚用它闭上了眼睛。

他露出牙齿,发出原始的咆哮,愤怒和决心在他的眼睛里打转。面对他们的只有恐怖。

猴子猛地向后一仰,重重地摔在地上,鲜血从它胸部深深的伤口里涌出来,顺着它的皮毛流到周围的地面上。诺亚摇摇晃晃地向后退了一步,他的头还在猛烈地砰砰直跳。

能量充满了他的身体,像一条冰冷的河流一样流过他的四肢比他从小猴子中获得的还要多。多很多。不幸的是,这并没有缓解他剧烈的头痛。

在自动驾驶的情况下,他踉踉跄跄地走到的残骸前,脱下了裤子。他拉着他们,然后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进树林去取回他的葫芦。他把它系在腰带上,然后朝猴子走去。

他从怪物的胸口拔出爪子,抖掉上面的血。诺亚低头看着折磨他的人,嘴唇抿得紧紧的。一部分的他几乎为此感到难过。那部分非常非常小。诺亚死了这么长时间,完全不想再试一次。如果猴子有来生,他希望它的等待会更长。

https://www.qasgk.com/list-1748-1.html

楼主签名:免费相亲网婚姻恋相亲交友-交友相爱苹果减肥旅游jiaoyou
回帖
拖动滑块验证
»
回复列表

    文章列表类的广告位

    My title page contents My title page contents html> My title page contents
    4D85E9C88FC8F760BEC971BB220D74DD
    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