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ad
ad

龙的命中注定的新娘

小说漫画 无标签
0 488

斯特林炽热的红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法耶惊恐的目光。“我的小蝴蝶,你还不明白吗?一旦龙被赐予了珍贵的东西,他将永远不会放弃它。

自从法耶的母亲格雷斯·蒙哥马利男爵夫人的葬礼之后,格兰肖普·帕里什的雨一直下个不停,没有停的迹象。三天前,她病弱的灵魂已升到天上,离开了这片不幸的土地。

也是在同一天,菲伊·蒙哥马利从她的养父西奥·蒙哥马利男爵那里得知了她未来的命运。

男爵收到的皇室命令规定,温特肖尔德庄园的一个女婴将与埃文·斯特林·塞耶公爵--伊斯特卡林帝国中最强大的骑士签订婚约。

包办婚姻是为了在两个敌对的家庭之间促成和睦。婚礼结束后,女孩将被带回斯坦霍尔湖公爵的领地。她的新家将建在臭名昭著的埃弗顿要塞,靠近帝国荒凉的北部大草原。

她的继父发现了一个方法来摆脱费伊,并阻止他的女儿爱丽丝嫁给一个野蛮人。他会把家族中最不受欢迎的孩子送给公爵,以满足国王的要求,谁也不会知道。

菲在等待新郎到来的时候,脑子里想着她所记得的关于塞耶公爵的事。她所知道的一切都只是猜测和谣言。

她从会给她读报纸的哥哥亚伦那里听说,也从镇上的闲言碎语中听说,这个男人是一个率领着一支庞大军队的著名骑士。人们开始相信,公爵是通过窃取对手的财富,从他的怪物身上夺取宝藏,并在杀死怪物后在法师的市场上出售怪物的部分和魔法石来获得财富的。

帝国的一些人相信塞尔公爵是一个恶魔,是皇帝亲自从克雷萨的地狱深处召唤来的,以维持他在王位上的神力。然而,菲并不相信这样的童话。

她对公爵目前职责的理解是为明伯里的国王和第一王储服务。他的职责是消灭丹尼莫拉大草原边界上源源不断的怪物,保护帝国不受北部前线恶魔的入侵。

没有一种生物,无论是人类还是怪物,能抵挡住塞尔公爵和他的罗格蒙特骑兵的攻击,甚至都没有活下来谈论这件事。他有一个完美的记录与大规模的战斗,和公爵总是在他的征服胜利。

菲伊被她的继妹爱丽丝在身后咯咯地笑的声音震醒了。她转过身来,看着爱丽丝用扇子捂住嘴,就像其他贵族妇女在茶会上交换秘密和悄悄话时做的那样,有时候,当她们被邀请到帝国的皇宫时。

年轻的蒙哥马利姑娘用恶毒的嘲弄声提高了嗓门,费伊感到自己的胃在下降。

“看你站在那里等得那么阴沉。不知道那个野蛮的公爵是不是背弃了你?你知道你不是最好的对象。我无意中听到父亲说你已经太老了,不能结婚了。我很惊讶他还没送你去老处女之家。这个帝国里有比你更漂亮更老练的女人。这个人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任何一个。他为什么选择你完全是个谜。”

爱丽丝的话还没说完,她的双胞胎哥哥亚伦就打断了她的话。

“他没有选择她,爱丽丝姐姐。这桩婚事是公爵被迫的。我很同情那个可怜的人。父亲解释说,这是神圣的帝国法令和皇帝本人的命令,塞尔公爵要娶一位新娘。这场联姻是为了弥合我们两家贵族之间的裂痕。他们要有一个孩子,把我们的家庭联系在一起。结束我们几个世纪以来的宿怨。”

亚伦的最后一句话是尖刻的、愤世嫉俗的评论。

“你很幸运,菲伊的母亲,否则就会是你,亲爱的艾丽斯,她要和那个野蛮人结婚--正如你这么亲切地称呼他。庆祝这一事实,并感谢你的父亲,你不能成为某个嗜血的暴君的玩物,他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他的快乐而杀人。”

亚伦的脸厌恶地扭曲着,他冰冷的蓝眼睛向下瞪着法耶。

“这个人现在最多只能希望发生一次马车事故,然后去见上帝,摆脱这个恶心的烂摊子。”

菲咬紧牙关,对他的最后一句话做出了回应。

“你说得够多了亚伦·蒙哥马利。你已经承认知道不是我选择了这条路。而是你的父亲和明布里国王做出了这个选择。我只是服从他们的命令。”

为了回应费伊的反话,亚伦用手拍打她的脸颊。这是一次如此猛烈的打击,把她击倒在地。他的手碰到的那块苍白的肉上的斑点变成了鲜红的。她抱着脸,坐在地板上,目瞪口呆,但决心不表明这是多么痛苦。

当法耶从木地板上站起来时,她暗自认为自己被卖入婚姻的事实几乎让她心存感激。至少她再也不用在哥哥手下受苦了。

温特肖德的男管家兴冲冲地跑进客厅,打断了艾伦的话,把焦急地等待这位神秘客人到来的每个人都吓了一跳。他用颤抖的声音宣布,

“我看见马和骑士正沿着马车道走来。”

费伊刚站稳脚跟,就被撞在结冰的窗玻璃上,在他们冲到窗前时,她能听到其他人激动的低语。她把注意力集中在马蹄的声音上,当马蹄接近温特肖尔德庄园时,声音越来越大。在她的灵魂里,她感到一阵寒意,仿佛她即将来临的厄运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就像一个预言性的警告,一道闪电划过天空,接着是一声深沉的雷声,使客厅里沉闷的空气摇动起来。这使房间里的人跳了起来。这两个兄弟姐妹突然停止了闲聊,他们的嘴被暴风的猛烈噪音吓得沉默了下来。

当暴风雨更加猛烈地倾泻下来时,费伊凝视着雨水淋淋的玻璃窗。她能看见马车的轮廓正在逼近。她把她那热气腾腾、肿胀、疼痛的脸贴在冰冷的玻璃上,以减轻亚伦打她的痛苦。

她注意到,从眼角的余光,马匹和骑士跟随着马车在一个庞大的随从。菲转过头去,看得更清楚些,看着那辆车停在车门下。它挡住了她的视线,使她看不见从马车上下来的乘客。

她只能看见他的黑色高筒马靴踏在地上,溅起肮脏的雨水。菲可以听到他的轮盘赌的叮当声,当他大步穿过泥泞的小路向前门走去。

当他经过时,她注意到了他那件涂了油的斗篷的底边。室内长满了黑狼毛。看到这一点,费伊明白,他的确是一个富有的人,穿着这么漂亮的斗篷。与她的父亲和兄弟姐妹所说的相反,他不是什么穷困的军阀。

你好,读者们,欢迎来到ADG系列的最新书籍。这个故事是天使,恶魔和幽灵家族的一部分。它可以单独阅读,或者你可以阅读系列书中的第一本,“天使的灵魂为魔鬼之心”。您可以在我的个人资料中找到它们,并将它们添加到您的库中,以满足您的阅读乐趣。

她不寒而栗地看着窗外那个披着斗篷的男人像幽灵一样慢慢地从视野中消失。菲觉得这好像是她的另一个可怕的噩梦,她会生病,被高烧所困扰。

整个事件似乎是不真实的。

那家人几个小时前才埋葬了她的母亲,而现在她却要在这里向一个她一无所知的男人许下结婚誓言。还有国王令人震惊的命令,要她和这个陌生人生一个孩子。

菲现在感到的焦虑是压倒性的。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努力回忆起儿时快乐的想法。她一直希望有一个爱情的婚姻。因为她是一个皇家骑士的女儿,法耶曾想象自己爱上一个勇敢的圣骑士,嫁给他,就像她的母亲和父亲所做的那样。

然而,这个梦想很久以前就破灭了,她的父亲被谋杀了,她的母亲被迫嫁给蒙哥马利男爵,以使他们远离贫困的房子。

此时此刻,她已经无能为力了。来不及了。

菲不得不接受她的命运,成为公爵的合约新娘。她无处可逃,她的养父,男爵,多年前在赌场和妓院的放荡活动中挥霍了她的遗产。这让菲和她的母亲一贫如洗,没有办法养活自己。

最后,男爵累积了太多的赌债,以至于他没有钱请一个像样的医生,也没有钱为她母亲的病买药。这就是男爵夫人去世的原因。

菲紧张地站在客厅里,她的心跳得很快。她听见公爵一进家门就迈着沉重的脚步向她走来,她的心跟着他的脚步一步一步地紧张起来。他们听起来响亮而自信的木地板上,而他和她的养父,男爵蒙哥马利,简短地交谈,因为他们走近客厅。

所有这一切都让她感觉像是在等待处决。

当随行人员进入房间时,她首先注意到牧师拿着他的红色皮革封面的圣书跟在他们后面,准备主持仪式。就是主持她母亲葬礼的那个人。看到神父,菲觉得喉咙里有一个肿块,恐慌占据了她的心。她在身旁紧握双拳,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同时努力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哭出来。

她听到盔甲的叮当声,她的眼睛扫视了一下这个区域,发现了两个穿着斗篷的骑士。她以为他们是公爵的下属来见证婚礼誓词的。在他们旁边是她的父亲,和他们魁梧的身材比起来,他显得很矮小。

费伊吸了一大口空气,她的心仍然在她的耳朵里跳动,她的目光最终落在公爵身上。他穿的斗篷完全遮住了他。她满怀期待地看着他的老茧伸出手来摘下他的帽子。

他背对着她,所以她看不清他的脸。尽管如此,费伊还是注意到他的后背上有一根厚厚的、豪华的、长着肩长的黑发。在柔和的昏暗的灯光下,他头发的波浪闪烁着蓝色的亮光。

她环顾四周,看看她的兄弟姐妹们对这个男人的反应,因为他们转过身去看他的脸。亚伦呆若木鸡地站着,怒视着公爵,表情若无其事。这时,费伊把注意力转向了爱丽丝,当她仔细观察公爵的外表时,她认出了爱丽丝明亮的淡褐色眼睛里那种淫荡的渴望的神情。为了让她的异母姐姐做出这样的反应,这个男人一定很英俊。

费伊看着,爱丽丝走近公爵。她注意到她妹妹如何小心翼翼地展开她右手拿着的扇子,遮住她的脸。然后,她礼貌地向塞耶公爵行了个屈膝礼,并与他调情。爱丽丝介绍自己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风趣的表情,伸出手让他亲嘴。她周围的人很清楚她在做什么。

“你好,老爷我是男爵的女儿爱丽丝·蒙哥马利。”

如果蒙哥马利男爵的女儿对他如此关注,帝国里的任何其他人都会倾尽全力。诚然,她是帝国中最精致的女人之一。然而,这不是她从塞耶公爵那里得到的反应。相反,他背对着她,完全无视她的问候,满腔怒火地咕哝着。

“离我远点,肮脏的荡妇”

爱丽丝的脸上露出震惊和难以置信的表情,她马上说出了责备的话。

当爱丽丝试图从被拒绝中恢复过来的时候,公爵把他那忧郁的冷漠的目光转向法耶。她用同样平静、茫然的表情回望着他,想知道他是否和她一样,对这场结合感到不确定。

然后她发现他的眼睛就心烦意乱了。罕见的深红色和蛇一样的瞳孔使他看起来像一个邪恶的生物。她凝视着他的上半身,抓住了他脖子上的长袍肌肉,粗壮的肩膀,斗篷下的宽阔胸膛。很难更清楚地看到他身体的其他部分藏在斗篷下,但她从她已经看到的想象,公爵是强大的建筑。

片刻的寂静被打破了,爱丽丝恢复了知觉,愤怒地表达了她对公爵的侮辱和漠视的不满。

“先生,你真粗鲁!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被如此轻视过!”

蒙哥马利男爵的脸一下子变白了。他迅速找到爱丽丝,警告地瞥了她一眼,不让她再惹麻烦。

“嘘!爱丽丝,”他责备道,“别再不顾别人的感受,在公爵的婚礼上打扰他了。”

爱丽丝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她父亲在她受到如此无礼的侮辱之后还不为她挺身而出。她站在他身边,眯起了眼睛,撅起了嘴。这是菲第一次看到有人把爱丽丝放在自己的位置上。

菲伊看到她的继妹暴怒的情景,不禁咧开嘴笑了起来,并担心这会引起男爵的担忧。公爵无视爱丽丝公然令人厌恶的追求,这无疑在她的眼里赢得了分数。可以想象,他可能不像她第一次看到的那么坏。费伊知道男爵和公爵争吵是没有好处的。这场仗他是赢不了的。

转眼间,塞耶公爵大步向前走,迅速地抓住费伊的上臂,把她拖到他身边。他瞪着男爵,用刺耳的声音问道。

“这是我的新娘吗?”

他的行为和粗鲁的话语消除了菲心中的所有疑虑。

这个人很可悲。男爵说他是野蛮人是对的。他甚至没有自我介绍,就未经允许把手放在她身上。这并不像法耶一时想象的那样。他是个鲁莽的畜生。她正要说话,把他放在他的位置上,她又被粗暴地打断了。

“神父我们继续仪式吧。一旦我们在这里结束,我的新娘和我就离开。我们必须回到埃弗顿要塞,这样我就可以在下一次恶魔部落进攻之前完成我的任务。我可没时间庆祝。”

他阴沉的声音中的短促的语调让菲闭上了嘴。

显然,他心情不好,想尽快离开这片阴郁的土地。

然费伊不喜欢事情的发展,但她也不同意离开这个地方而不回头。这个家在她年轻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个监狱,现在有了一线希望。她有明显的自由的机会。

在菲看来,他们越早离开温特施霍德越好。至少,公爵是在挽救她,使她免受男爵和他的孩子们的进一步虐待。尤其是,她的母亲已经不在人世,无法保护她不受蒙哥马利家族的伤害。

当她站在费伊身边时,她突然感觉到公爵塞耶在她皮肤上的怒容。气氛紧张,充满了仇恨。他带着挑剔的眼光打量着她衣冠不整的样子。公爵突然转向蒙哥马利男爵。他咆哮着,嘴唇撇了撇嘴。

“女孩的婚纱和面纱在哪里?难道她不能作为一个体面的新娘吗?”

男爵,菲伊的继父,被惊呆了,沉默了,他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https://www.qasgk.com/list-1748-1.html?cache=refresh

楼主签名:免费相亲网婚姻恋相亲交友-交友相爱苹果减肥旅游jiaoyou
回帖
拖动滑块验证
»
回复列表

    文章列表类的广告位

    My title page contents My title page contents html> My title page contents
    4D85E9C88FC8F760BEC971BB220D74DD
    ad
    ,